圖片頻道 | 登 錄 | 注 冊引領都市女性時尚生活的專業女性門戶網站

搜索

  • 你的位置:主頁 > 情感 > 情感口述 > 詳細內容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發布: 2016-12-05 |來源:薄荷女性網 |查看:


      3年前的一個春天,我到深圳出差。深圳有好幾個我們大學的同班同學,還有一個和我同宿舍4年的好朋友小蘭。大家聚會了一次,很熱鬧也很親切。我辦完公事后,小蘭非要我再住兩天玩一玩。盛情難卻,回去也沒有什么事,就待兩天放松一下吧。我同意了,讓同事先回去,我就住在了小蘭的家里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問題出在第二天的晚上。陪我玩了兩天的小蘭那天晚上有一個活動,她先生的公司有一個晚會,要求家屬也去聯歡。小蘭要留下來陪我,我堅持要她去,我說:你都陪我兩天了,不能影響你的正事啊!我也正好休息休息。小蘭臨走時,說:那你看會兒電視,那兒有VCD,我這里有不少好盤,你隨便看,早點睡吧。我說:你放心去吧,還沒老就這么婆婆媽媽的,小心你先生煩你。

      小蘭兩口子打扮了一番,就去聯歡了,說要很晚才能回來。我一個人就打開了電視,看了一會節目,覺得無聊,心想還是看張光盤睡覺吧,好長時間都沒看過西方的大片了,聽聽英語也好。

      我在碟架上翻了翻,上邊的一堆我都看過,翻到下邊,有幾張盤用報紙包著,也沒有封套和說明,這是什么?難道就是黃色影碟?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些玩意。也許是人家自己錄制的什么吧?我有些猶豫,把光盤又放了回去,可別的又實在是沒什么看的。過了一會兒,我把那幾張光盤又拿了出來,管他呢,看看到底是什么,要是不對路,不看就是了。

      我拿了最上邊的一張放進了VCD機,按下了PLAY。電視機畫面一亮,赫然跳出一個一絲不掛的金發女郎,挑逗地伸著舌頭,雙手揉捏著自己一雙巨大的乳房,扭動著豐滿的屁股,私處的體毛也清晰可見。我嚇了一跳,本能地拿起電視遙控器,把電視就給關掉了。

      我坐在沙發上,心嘣嘣地跳,好像剛才在畫面上脫光了衣服的是我一樣,又覺得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,別扭極了。

      我喝口水,靜一靜,站了起來,馬上又意識到這是在深圳,在小蘭的家里。這是一間布置得很溫馨的客廳,厚厚的窗簾拉著,茶幾上的小臺燈灑落暖黃色的燈光,靜悄悄、懶洋洋的感覺。

      我低頭看一眼我剛坐過的沙發,寬大舒適,可以把人完全陷進去。忽然,一個念頭冒了出來:小蘭是不是就坐在這里和她先生看這些?這些光盤雖然用紙包著,放在最下面,但小蘭不可能不知道啊,她跟我說過她晚上沒事就在家看碟,把近20年的好萊塢的大片都看了一遍,那么家里有什么碟片她應該是很清楚的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她也看這些?一個人看還是和先生一塊看?那么……

      我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發燙,我怎么想這些,怎么回事。我重新坐到沙發里,呆呆地望著黑黑的電視屏幕,腦子里亂七八糟的。這時我發現,我剛才只是關了電視機,VCD機還開著,碟片還在里邊播放著!

      我伸手拿起了VCD機的遙控器,想停止它。可剛要按下去的時候,又把手縮了回來:

      那里邊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世界?!我猶豫著,放下了VCD的遙控器,拿起了電視機的遙控器,打開了電視!

      一陣喘氣和呻吟聲立即充滿了房間,我又嚇了一跳,趕緊把聲音往下調,一直到完全沒有了聲音!接著又小心翼翼地放出點聲音來。音量是最小的一擋,除去坐在電視機前似的我以外,屋子里根本沒有別人,窗戶也關得嚴嚴的,可我還是覺得聲音大得刺耳。

      畫面上是一對完全赤裸的男女,女的就是剛才出現的那個金發女郎。她、她正跪在那個男人的腿中間,兩手捧著一個巨大的東西,往嘴里送……

      這是干什么?!這就是口交嗎?萊溫斯基給克林頓就這么干?!……

      記得當時克林頓的事情敗露后,我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也不好意思問別人,有一次想問老公,可又怕他說我,也沒問。是不是就是這樣?

      一會兒,那個女的躺下了,那個男人卻跪在了她的跟前……

      我目瞪口呆!

      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!沒有了任何思想和活動!

      也不知過了多久,光盤放完了。

      我木木地站起來,關掉電視機和VCD機,把光盤依舊放回原處,清理好了一切,確信小蘭他們回來后不會發現什么了,這才回自己的房間。

      把自己放到床上,卻一點睡意也沒有,剛才的許多鏡頭還在眼前晃悠,那些消魂的聲音還在耳邊回響,我知道自己的身體在渴望什么,我撫摩著自己,像一條濕潤的魚躺在沙灘上,翻來覆去。我想像著自己的老公,一會兒卻又發現自己面對的仿佛是碟片里的那個男人……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也不知過了多久,就在我漸漸平息下來快入睡的時候,聽見外邊的門響了,小蘭他們回來了,聽見他們輕手輕腳地去洗臉刷牙,然后兩人小聲說笑走回他們的臥室。

      我的房間緊挨著他們的大臥室。我的房門沒有關緊,而他們的房門也沒有關緊。不一會,我就聽見了他們房間的響動:床的響聲,喘氣聲,呻吟聲……

      碟片里的鏡頭又在我眼前閃現起來……

      那一夜,我無法入睡。

      第二天早晨我起的很晚,自由職業者小蘭起的比我還晚。不過人家是心滿意足的酣睡,我卻是躁動難眠的迷迷糊糊。她先生早就去上班了。

      等小蘭庸懶地從床上爬起來,見了我的樣子,有點吃驚,說:你怎么了?精神這么不好。

      我苦笑,說:老毛病了,可能這幾天有點累,上火了。

      小蘭開我玩笑:想老公了吧?哪兒上火了?

      我假裝惱羞成怒,做勢掐她。小蘭卻把我抱住按到了沙發上:說實話,你跟你老李怎么樣?

      我說:能怎么樣?過日子唄,挺好的。

      小蘭說:你老實交代,我說的是你們的那個,好不好?

      我說:你胡說什么呀,那有什么好不好的。

      小蘭說:嘿,比上學時還封建,咱們李老師好福氣。在外企這么多年,沒有一點進步,沒有個情人什么的?你這么漂亮,是咱們當年的班花,就沒有老外追你?

      我推開她:你變態啊,想什么呢。老李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多好啊。別說沒有,就是有人追,也不可能啊,我們結婚這么多年,孩子都這么大了。

      小蘭說:誰讓你們當年迫不及待,一畢業你就結婚就要小孩呢。不過也好,早要小孩早利索,我們也準備要孩子了,想想都覺得麻煩。明年有了孩子還得讓他媽來看。

      當天下午,我坐飛機回到了北京。在飛機上的三個小時,我迷糊了一會,可好像還做了個噩夢:我跟小蘭的先生躺在他們家的大床上……小蘭破門而入……

      這是個星期六。回到家里,先生和孩子都很高興。吃完飯,我早早就打發孩子上了床,自己洗了澡,就催促先生。他居然有些不情愿地放下手里的書本,磨磨蹭蹭地洗了一通,才來到臥室。我雖然等得有些不耐煩,但渴望早沖淡了不快,我壓抑著急切的心情,盡可能讓自己表現跟平時一樣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先生趴到了我身上,慢里斯條地進入了我的身體……我好像從來沒有如此真切地感覺到他的一切,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對性有如此的渴望……我不由自主地緊緊抱著他,緊緊地用身體擠壓他……可他還是像往常一樣,沒一會兒就趴在我身上不動了,喘起了粗氣。我甚至覺得這次比以往的時間還要短。

      過了一會,先生說:你今天有點怪,挺想要的。

      我說:人家出差這么多天,你就不想啊?

      他說:想啊。當然想你啊。

      又過了一會兒,他起身下床,說:你先睡吧,我這么早睡不著。我再看會兒書。

      我說:沒事,你去吧。

      其實,我也睡不著,莫名其妙地傷感。

      我先生姓李,是我大學時的老師。那時的他,風華正茂,風度翩翩,他是我們班的輔導員,給我們上哲學課。康德、黑格爾、尼采、老子、莊子,他口若懸河,如數家珍,經常讓我們聽得如癡如醉。他上課從不點名,但每節課都爆滿,到考試時也不要求學生死記硬背,大家寫寫論文即可過關。他在學生中很有人緣。我們這些學生經常找機會去他家,有時還在他家蹭飯吃。

      但是,他妻子跟他的關系并不和諧。據我們多方打探得知,他妻子是他的大學同學,兩人原來也是夫唱婦隨,琴瑟和諧,但后來他妻子耐不住大學校園的清貧,一心要去闖蕩大千世界,去做“萬元戶”(這是那個時代富翁的通稱)。幾經斗爭,李老師在校園里堅守他的哲學,師母則去了海南。

      我們這些喜愛李老師的同學對此很是義憤填膺。我最后“舍身而出”,“犧牲”自己的色相,填補了李老師床頭的空白。1992年,我拿到大學畢業證后,就與李老師舉行了婚禮,此事在同學中傳為佳話。我成了新一任師母。李老師大我8歲,那一年他30而立,我是22歲的大姑娘。

      現在回頭看,當年我們的感情是純潔的。我喜歡他的書卷氣質、淵博的學問、風趣睿智的談吐、白凈的皮膚、高挑的身材,甚至包括那副厚厚的眼鏡片,我也喜歡我們把家安在我喜歡的大學校園里。我出身于知識分子家庭,物質欲望并不強烈,我喜歡家里四壁都是書架的那種感覺。我的這一切,也都是李老師所喜歡的,我們的結合是幸福的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婚后的第二年,我們就有了孩子,是個大胖小子。老李高興的不得了。3年后,我厭倦了在區政府機關無所事事的狀態,考入一家跨國公司在北京的辦事處工作,收入水平達到了白領麗人的標準。而老李在學校也分到了一套大房子,評上了副教授,現在大學教授的收入也早不是當年“拿手術刀不如拿剃頭刀,搞原子彈不如賣茶葉蛋”、“窮不過教授,傻不過博士”的年代,知識值了錢,我們又是一家兩制,物質生活條件蒸蒸日上,應該說,沒什么不滿足的了。

      在這次去深圳之前,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個幸福滿足的小女人。說實話,在性的方面,我近乎無知,跟老李的新婚之夜是我的第一次。老李是過來人,這些事他懂啊,他說怎么著就怎么著,我們一直都不是很強烈,如同我們在別的方面一樣淡雅平和,隨遇而安。尤其是在孩子小的時候以后,我們做愛的次數更少了,每次也都是平和中正,一如老莊哲學。

      這兩年孩子大了,我們的生活很輕松,可有的時候我隱隱約約地有些煩躁,總覺得生活中還欠缺了些什么似的,可到底是什么呢?我說不上來。就在從深圳回來的這個晚上,一個念頭冒了出來:難道說我們的性生活不正常?

      正常的性生活是什么樣?是我們這樣的還是我看的碟片里的那樣?黃色碟片是壞東西,是教人學壞的,他們那樣應該是放縱和淫蕩。我和老李應該是正常的女人和男人,我們過的才是正常的生活,可我為什么又覺得不滿足呢?是我學壞了?

      我想不明白。實在是太累了,我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。

      在隨后的一段時間里,我去找了一些書刊,看有關性生活的咨詢、分析和建議。以前我從沒有看過這些東西,就跟我從沒有看過那些黃色光盤一樣,它們都不在我們的生活范圍之內。

      在反復研究之后,我有些明白了:性是人的基本生理需求,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。

      性生活需要激情,需要技巧和藝術,是雙方靈與肉的交融,是雙方實踐的一種默契。

      性幸福是夫妻幸福生活的必要組成部分,夫妻雙方都有這個義務和責任。

      我們夫妻的性生活在正常的范圍之內,但沒有激情,雖然也有快感,但我從沒有過高潮。

      我的愛人,老李,由于身體或缺乏相關知識的原因,在這方面表現的并不好,不像他在課堂上那么高大。

      我的渴望是正常的,我不是壞女人。我們不可能像碟片里那樣放縱淫蕩,但我們應該提高我們性生活的質量,獲得更多的快樂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我現在明白了,我應該想辦法讓老李明白。怎么讓他明白呢?我不能告訴他我在深圳看了一張黃色光盤,更不可能在街上買張盤給他看,老李非跟我急不可。我只能把我看的這些書刊給他看,想辦法跟他談一談。還不能傷他的自尊心。

      同時,像書里專家們指導的那樣,我要在臥室營造溫馨的氣氛,把自己弄的性感一些、溫柔一些……

      按照計劃,我費盡心機地努力實施。老李也開始有所明白,但是改進效果有限。我又照方抓藥,給他弄些滋補類的營養品,督促他鍛煉身體。但也許是他的天生此類欲望不強,或者是他的心理更加緊張……總而言之,我還是沒有享受到我渴望的高潮。

      我想,也許我不能著急,也許就只能這樣了,反正我們已經比以前強了。老李已經有了這個意識,知道想辦法照顧我的感受了。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說的是別人而不是我們。

      生活還在一天天繼續,我也恢復了平常,時而的躁動很快就被我壓抑下去了。生活對我已經不薄了,我不能貪得無厭,追求十全十美。

      然而,就在我決定了如此安然地對待生活時,生活卻用另一種方式來對待我。有一些浪漫的小插曲,總是不期而至。

      又是一個春天,又是一次出差。這一次是去古城西安。

      在臨上飛機時,出了一個意外:本來要一塊去的一個同事臨時有了新的任務,他必須馬上趕往另外一個城市處理一個緊急事情。這樣,就成了我和一個男同事兩個人出差。他是我們公司另一個部門的經理,留美回來的博士,英文名字叫Bareey,我們平時習慣地叫他白瑞勃(博),因為他也確實跟《飄》里的那個花花公子長的有點像。他的年齡跟我差不多,很健談也很風趣,看起來就跟個年輕小伙子一樣,是個充滿朝氣和活力的年輕人。他高中畢業就去了美國,在美國呆的時間比在中國長,基本上黃皮白心了。在公司里,他的人緣很好,與大家處的不錯,當然也包括我,但也僅是不錯而已。

      對于我們這些經常出差的人來講,出差是工作的一部分,男女兩個人一起出去也是正常,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。所以我們兩人平平常常地上了飛機,平平常常地去辦公事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我是第一次去西安,白瑞勃來過好幾次了。公務之余,他就陪我到處去轉,很會體貼人。我們這種企業跟國有企業和政府機關不一樣,當地的公司不會太多地陪我們,也就吃兩頓飯,送點小禮品而已。其實我們也習慣了這樣,大家都不累。

      這次出差要辦的事情是培訓下屬公司員工,雖然不費勁但卻耗時間。白瑞勃講課時我也坐在臺下聽。不知怎地,恍然就有了當年上李老師哲學課的感覺:一樣的風趣幽默,一樣的有真才實學,一樣的受大家的歡迎……有時,我莫名其妙地想:臺下坐的這些小姑娘,有沒有像我當年喜歡李老師一樣喜歡今天的“白”老師呢?

      經常是我跟“白”老師一塊單獨吃飯,閑談中我偶然地得知:這個白老師竟然也是剛離了婚!

      白瑞勃的妻子是個漂亮的金發女郎,他從錢夾里拿出照片給我看:一個性感迷人的洋妞甜甜地笑著。為什么離婚呢?原因也很簡單,白瑞勃想回中國發展,至少是試試,看看有沒有機會,他妻子不愿意跟他一塊來。白瑞勃說:在美國,夫妻兩地分居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,多不人道啊!

      在美國,性是一件既開放又嚴肅的事情,是每個人生活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內容。每個人成年男女在婚前都是很開放的,約會上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父母和學校的教育也都會告訴大家必要的知識。但是一旦雙方覺得可以終身斯守,牽手走進教堂,那么雙方就有了一個基本的契約,那就是忠誠,在性的方面就不能像以前那么隨便了。

      如果一方不滿意了,那么你離婚就是了,離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一般很少有人一定要為另一方做出犧牲。當然,各種例外的事情也會發生,如對婚姻不忠的,如為對方做出犧牲的,但總體來講,概率是比較低的。所以,白瑞勃說,他很能理解他的妻子,他常年不在身邊,讓她怎么辦?獨守空房?那不跟變態一樣嗎?

      我對白瑞勃的看法表示贊同。我問他:那你覺得咱們中國呢?

      他說:中國這些年在人道方面有進步,不那么壓抑人的個性和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了。但是整個社會對待婚姻、家庭、道德、金錢、欲望等等方面,好像也沒有達到一個成熟的狀態。也許存在一個兩極的狀態,在年輕人中間,有點玩世不恭的現象,不談婚姻家庭,不承擔責任和義務,一味地追求自己的享受,如現在很流行的一夜情,ONS,就多少有點追求放縱和叛逆的感覺;而年長一些的,又過多地受到傳統因素的制約,很多的婚姻和家庭處于將就湊合的狀態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我想起自己的情況,多少有些落寞,幽幽地嘆了口氣。白瑞勃很敏感,說:對不起,是不是我說錯什么了?

      我說:不是,你說的很有道理。在中國確實像你說的那樣,有很多地方大家都活得很累。婚姻這東西就像鞋子一樣,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。

      白瑞勃頑皮地笑了,說:所以在決定買鞋之前最好要試試嘍,省得買回家后削足適履。

      我也開玩笑:人家有的人比你們美國還先進,出門穿皮鞋,回家換拖鞋,旅行時穿旅游鞋……白瑞勃搶著說:還有溜冰鞋、涼鞋呢。

      我們兩人相視大笑。

      這次聊天之后,我覺得我們的關系又進了一層,同時我也覺得那種莫名的躁動又在身體里涌動。

      第二天吃晚飯時,我覺得我們兩人多少都有點異樣似的,都沒有多少話。飯后,白瑞勃似乎下了一個決心,說:Linda(我的英文名字),我有個邀請,不知你能否接受?

      我說:看你這么認真,什么事啊?他說:今天是我的生日。我想請你陪我喝點酒,聊聊天。

      咳,你早說啊。祝你生日快樂!我也沒準備什么禮物,我請你吧。你說去哪兒?我也不知道,咱們出去叫個出租車,問司機吧。出租司機把我們拉到了當地很有檔次的一家夜總會。夜總會里人不多,裝修得不算豪華,可感覺很有情調,我們坐在一個小格子里喝酒聊天。過了一會兒,我起身到總臺為白瑞勃點了一首歌,是我很喜歡的一首英文歌《When a child is born》。當悠揚的樂曲響起時,一個小姐用甜美的聲音說:有位女士為今天過生日的好朋友點了這首歌,祝他永遠快樂幸福,并度過一個難忘是夜晚。

      白瑞勃有些感動。他站起身來,優雅地請我跳舞。我挽著他的臂膀走進舞池。

      不知不覺中,白瑞勃已經將我緊緊地擁在了懷中,當那段富有磁性的男中音獨白響起時,白瑞勃低頭吻住了我……

      這一吻,讓我意亂情迷。他的吻很有激情,我不由自主地回應著他。他在我耳邊低語:You are my angle, you are my angle, I love you, my baby.

      在那首樂曲結束后,白瑞勃就擁著我走向門外。我意識到我們將會發生什么,有個微弱的聲音在心里說不,可更多的是從身體深處涌起的躁動,像潮水一樣一波又一波,我被這股潮水和白瑞勃的臂膀帶動著腳步,走向我意識里反對的前方。不一會,我們就回到了我們的住處,走進了他的房間。

      他把我輕輕抱起放在床上,一邊解開我的衣服,一邊吻我,吻我的臉,我的唇,我的脖頸,我的胸部……這是一個強壯的男人,這是一個充滿激情活力的男人,這是一個很有經驗技巧的男人!我第一次有了高潮,第一次有了一個女人性的完美快樂體驗!性是如此的妙不可言!

      我沒有回自己的房間。我們沒有多的語言,只是一次次地要著對方。要不是腦子里僅有的一點意識提醒我們,明天還有工作,我想我們會一直到天亮的。

    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

      后來我如實地把自己的婚姻狀況和自己的一些想法講給白瑞勃,他有點激動,說:你的生活不是完整的,你應該離婚,我們結婚吧。我愛你,在我們發生這事之前,我就喜歡你,現在我們更有理由在一起了。你先生是個好人,可你不能犧牲你自己啊,人的生命和時間都是很寶貴的,你不能這樣浪費自己的生命。你看,我太太因我不能滿足她,我們就離婚了,我也沒有任何的怨言,你也應該這樣。

      我說:雖然你很早就出去了,可又不是沒在中國生活過。就像咱們那天聊的那樣,中國的事情不像美國那么簡單。我們雙方的家庭父母,我們的孩子,我們的朋友同事,我們一塊走過了十幾年,雙方的生命軌道在很大程度上都交融到一起了。要是離婚,我怎么面對這一切?白瑞勃很無奈:那我們怎么辦?我喜歡你,我們已經做愛有了性關系,我們很快樂,別的方面你對我也有所了解,我也不是那種胡來的人。我們都是成年人,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,玩游戲,我是認真的。

      我艱難地說: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是一次約會,一個插曲,我們就像是漂流到一個海島上的兩個人,有船來了,我們還要回到陸地上的。我們都再想一想好嗎?

      我在說服著白瑞勃,也在說服著我自己,我很難把這些事情馬上就理出個頭緒來。家庭,道德,孩子,愛人,欲望,本能,放縱,淫蕩,同事,朋友……無數個字眼在我腦海里盤旋,最終,我明白:我肯定要回到我的家里去,那里是我一手建造的一個小巢,有我的老李,我的兒子,我買的家具,我設計的格局,我親手做的布藝……

      那么我們回到北京還見面嗎?在公司里就要裝的跟什么也沒發生一樣?白瑞勃問我。

      回去再說吧,但肯定我們在表面上還得像以前那樣。

      回到北京十天后,我約白瑞勃出來吃飯見面,我們在酒店開了個房間做愛。

      我承認,我更想他,每天在公司看見他,我就想起了性愛,就更覺得在家里的性生活難以讓我滿足。

      如此這般,時間如流水而過,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。我記得很清楚,我同白瑞勃約會了五次,我承認我有些上癮。但是,有一天,白瑞勃約我出來談話。

      我們該結束了。白瑞勃開門見山地告訴我。

      你不喜歡我了?我問。不是,而是我不喜歡我們這種方式。你很好,但是我覺得我們現在只有性。恕我直言,我有時覺得我跟你的性工具一樣,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。每次我們約會完,我總會想起你的家庭,我相信你可能也有負疚感,但我的感覺也許比你的還要強烈。跟一個有夫之婦做愛,我覺得就像偷人家東西一樣。

      我低下頭,抽泣起來:那我怎么辦?

      對不起,我不想傷害你,但我們必須結束這樣的生活,你還是回到你丈夫身邊去,你要分清主次,想明白什么是對你最重要的,然后有所舍棄。我已經請調要回美國了,我想還是回去,在那里開始我的新生活。我會想你的,在中國工作這兩年,你是我最大的收獲。你給了我很多美好的時光。我想我們都生活在社會的主流社會里,應該有我們的自我約束機制,否則會讓我們自己都覺得自己卑鄙。我們的經歷就像《廊橋遺夢》,大家既然不能在一起生活,那么就讓我們說再見吧。

      多說無益。我認為白瑞勃說的都是再正確不過的道理,我們舉杯互道珍重。

      臨別時,白瑞勃說:我們開始時你為我點了一首我非常喜歡的歌,今天我也為我們的分別點了一首歌,不知道你是否喜歡。以后我們還是好朋友,保持聯系吧。

      這段經歷結束了,我又回復到了我平靜的生活中。我和白瑞勃經常有郵件往來,但是雙方都沒有親昵的語句,就像一般的好朋友那樣。

      一年后,白瑞勃給我發來了他與新婚妻子的合影。我看著他們臉上那純潔無暇、幸福的微笑,在心里真誠地為他們祝福。

      我有時會回憶起我跟白瑞勃在一起的時光,這時我會感謝上蒼,讓我碰上了這么個大男孩,讓我享受到了一種最原始的樂趣;但同時我也會祈求上蒼原諒我的自私和對先生的不忠。我沒有勇氣把這些向老李坦白,因為對于他能否原諒我,我實在沒有把握,我做不到那么坦蕩,我的老李也許也沒那么寬容。

      我現在平靜地接納著老李的一切,也許我還會想辦法改進我們的生活質量,但我絕不會再去找婚外的彌補了。也許有的女人能放開地為自己而活,也許有的不能。我可能只能屬于后者,但我應盡可能地享受這種平靜生活給我帶來的全部樂趣,而不應該抓住其中一點苛求完美。



        如果您喜歡《出差時我和男同事放縱的偷情經歷》這篇文章,記得推薦給您的好友哦!
        本文網址:http://www.984236.live/qg/qgks/201612/ladys30669.html
        關鍵字:


    美容護膚

    流行服飾

    健康保健

    視覺焦點

    • 在校學生黨的減肥餐,營養
      在校學生黨的減肥餐,營養
    • 上班族一人食減肥早餐,營
      上班族一人食減肥早餐,營
    • 鐵肺歌手鄧紫棋練出好身材
      鐵肺歌手鄧紫棋練出好身材
    • 酵素減肥真的靠譜嗎?快速
      酵素減肥真的靠譜嗎?快速

    重庆快乐10分公司